塞瓦斯托波尔保卫战:尘埃落定

在必要的重炮配属到位后,由曼斯坦因本人亲自策划,代号为“鳄鱼”的作战行动随既拉开了大幕。“鳄鱼”作战的基本意图是攻击北面的防线和东面防线的南段,而在米肯西亚到费尔克-恰尔根之间的中段地区,则只以牵制敌军为目的。在北区中的第一批目标为席费尔拉亚湾的北岸和格塔尼周围的高地;在南区则希望占领从南海岸和巴拉克拉伐到塞瓦斯托波尔之间的公路两侧上的查本阵地中的控制性高地。北面的攻击由第54军负责,下辖第22、第24、第50和第132四个步兵师,师长分别为吴尔夫、提陶伯爵、希米德、和林德曼,另加上一个加强的第213步兵团。该军所奉到的命令是应把兵力绝对集中在主攻方向上,即正对着席费尔拉亚湾东部以北的高地进攻。所有在要塞地区中被绕过的部分都应将其钉住,以便以后尽量从后方加以攻克。该军左翼奉命进占格塔尼高地和其东南方的地面,以便为罗马尼亚山地军尔后向南面的进展开路。

在南面的攻击由第30军指挥,包括着第72、第170步兵师和第28轻型师。师长分别为穆勒-吉布哈尔德、桑德尔和辛胡伯。其第一任务就是为了趋向查本高地的前进,获得出发阵地和炮兵观察所,要达到这个目标,就必须首先攻占以“北鼻”、“教堂山”、“废墟山”、“卡马里”和“高崖”等据点基础的敌方前进防御地带,并消灭从巴拉克拉伐以东岩质高地中所发射出来的侧面火力。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第72步兵师应沿着到塞瓦斯托波尔的公路两侧前进,而第28轻型师依照其特殊编制,应攻占巴拉克拉伐湾以东山脉最北面的多个制高点,第170师暂时保留作为预备队。因为这个地区中的地形特别的险恶,所以只有用非常小心准备的局部攻击。夹在这两个大突击集团军之间,罗马尼亚山地军的最初任务就只是钉住在其自己正面的敌军,尤其是罗马尼亚第18师应执行一个局部性的攻击和炮兵的轰击,保护第54军的左翼,使其免受敌军从南面发动的侧击。更向南面,罗马尼亚第1山地师应该攻占“塔糖”山顶,支援第30军的北翼。

按照曼斯坦因的计划,“鳄鱼”行动将在1942年6月7日全面打响。然而,在我们详细叙述这次作战的过程之前,却必须插播一个至关重要的“小插曲”。在攻击前几天,曼斯坦因到南岸去作了一次短期的巡视,对第30军的准备工作进行视察。在最后一天中曼斯坦因一行,乘坐着一艘意大利的鱼雷艇,沿着海岸线作了一次侦察,直到巴拉克拉伐附近为止。曼斯坦因的目的是要看海岸道路上有多少部分,是可以从海上来加以轰击的,因为一切的增援和补给都必须经过那条道路。当曼斯坦因回航时,在雅尔达的附近却遭到了一次意外的打击。事先毫无警告,机关枪弹和炮弹突然像雨点一样向鱼雷艇飞来。有两架苏联战斗机背着日光向他们扫射,它们的声音被鱼雷艇上的强力引擎声所掩盖,因此事先毫未注意到。几秒钟之内船上16个人中死伤了7个。火焰的热力更使船外悬挂着的鱼雷有爆炸的危险。船长是一位年轻的意大利少尉,他用尽了心机拯救曼斯坦因和船只。曼斯坦因的副官不顾水雷的威胁,跳入水中游向岸上,在那里全拦住一辆卡车赶回雅尔达城,找到了一艘摩托艇,将鱼雷艇拖回港内。更糟糕的是,曼斯坦因的司机纳格尔受了重伤,纳格尔自从1938年起就是曼斯坦因的驾驶兵。他们一向生活在一起,亲密有逾家人。当曼斯坦因一行一上岸,就赶紧送他进医院。虽然动了一次手术,但因他失血过多终于还是不治。几天之后,第11集团军的前线司令部,在塞瓦斯托波尔的正面后方设立了一个指挥所。那个地方叫做亚克哈里卡拉里斯,这是一个鞑靼小村,位置在岩山间的狭谷之内。苏军可能已经知道有一个司令部连同其通信部门已经移驻在那里,因为每天夜间,苏联飞机都要来投弹,但从来都不曾命中。在这个村落上面即为齐尔克斯-克尔门山脉,哥特人曾经在其绝顶上建立要塞,曼斯坦因也就在那里建立了一个观察所。6月6日的夜间,曼斯坦因到了那里,以便在次日上午可以亲自监视步兵沿着全线发动突击。在紧接着观察壕的一个小掩蔽部中,曼斯坦因带着参谋长、作战与情报两处的处长和副官在那里度过了沉寂的暴风雨前夕…

1942年6月7日拂晓的清风中,大难不死的曼施坦因亲临步兵进攻的前沿,在那里目睹炮兵及空军对塞瓦斯托波尔要塞展开地面攻击前的狂轰滥炸——最强火炮与最坚固堡垒之间的生死角逐开始了。由于,北部的“马克西姆-高尔基I号”要塞压制着北方主要道路和别别克峡谷的险要地带,305毫米火炮随时会对德军步兵造成毁灭性威胁。而普通的火炮对这个坚固无比的要塞也毫无办法,它44千米射程更让德国第54军难以前进寸步,德军伤亡惨重。与去年冬天一样,德军步兵团只剩几百人,步兵连已少得可怜。为了突破最强的要塞。这里成为了德国攻城巨锤的重点关注对像。德军的第一目标是“库拉贝”弹药库,“古斯塔夫”首先连续发射重达7.1吨的穿甲弹,击穿8米厚的防护层,引起震撼全岛的地下弹药库大爆炸,断绝了苏军北部要塞群的弹药供给。随后,“古斯塔夫”沿着临时搭建的大型铁轨转弯南下,开始攻击“斯大林堡垒”。此时北部德军炮兵也开始全面围攻“高尔基I号”要塞。这时,有“雷神之锤”之称的“卡尔”登场了,“卡尔”的射速较快,重达2.2吨的600毫米口径高爆弹被倾泻在“高尔基I号”要塞周围,4米厚的水泥装甲板被打成碎片,要塞内部逐渐暴露。最终,“高尔基I号”主体被完全摧毁,驻守炮塔内部的苏军官兵全体阵亡。此后,德军第8航空军倾巢出动,展开每天1000架次的波状俯冲轰炸,迫使幸存苏军向要塞内部退却。为了压制苏军的突围和增援,420毫米口径的半固定式“伽玛”巨炮对要塞周边进行了地毯式轰击,粉碎了要塞周围的所有道路和铁路,南部德军也开始对苏军第一防御线进行压迫。

1942年6月13日,德军第22师的第16步兵团攻克“斯大林堡垒”。6月11日,德第30军分3路进攻:第72步兵师北上直扑“上坡”高地,由罗马尼亚山地师牵制苏军“废墟山”和“北鼻”阵地进行掩护。?6月16日上午,第11集团军已经将要塞区的全部外围地带都攻占了。苏军已经被逐入了要塞内层地区。但曼施坦因也意识到,在塞瓦斯托波尔的苏军会抵抗到底,他们绝无准备撤出的可能。而且虽然苏军的预备队可能大部分都已用尽,但德军的攻势能力也已成强弩之末——这期间,曼施坦因每天都在视察各军部、炮兵指挥所、师、团、营部和炮兵观察所等,对部队的情形可以说是非常了解。然而,塞瓦斯托波尔却必须被攻克。 6月17日,德军深深楔入北面要塞地区,在长达35千米的阵地上,1300门德军火炮进行不间断炮击。第170步兵师由中路绕过“库贝”要塞于18日夺取“秃鹫”高地;主力第28步兵师连续攻克“荆棘山”和“红色高地1、2、3”,然后北上再折返,从后面进攻“巴勒库勒瓦”要塞,苏军被打个措手不及。在短短的10天内,南部苏军两条防线军进逼最后的“苏联山脉”阵地,等待北部第54军的合作夹击。从6月30日开始,德军动用包括“卡尔”和“古斯塔夫”巨炮在内的所有火炮对塞瓦斯托波尔市区进行地毯式轰击,第一天就发射了6.4万吨炮弹,城市在浓烟和烈火中逐渐瓦解,建筑全部被毁。在巨炮的轰击下,构筑坚固的炮台和地下弹药库也纷纷被毁,塞瓦斯托波尔笼罩在地狱之火中。

此后的战斗又持续了几天。在某些地区战斗还十分激烈,在火炮阵地的坑道中和悬崖峭壁下的洞穴里抵抗尤为凶猛。还有许多这样的情况:苏军的政治委员们宁愿与守军、敌军以及避难的妇女儿童同归于尽,也不投降。曼施坦因为避免更多的伤亡,禁止部队在该城的居民区与港口清剿残敌,而是使用飞机轰炸和炮火轰击,在此过程中又有许多平民丧生。由于德国享有决定性的空中优势,致使黑海舰队只能在夜间输送援兵和补给品登陆。最后,水面舰只已无法进入塞瓦斯托波尔。苏联的历史学家宣称,总计约4000吨的补给品是由潜艇运抵该城的。潜艇还把所有的高级军官、高级官员、职员在德国人可能俘虏他们之前撤离此地。最终,被压缩到要塞边缘的9万多苏军残部难以为继,考虑到市民的生命安全,不得不在7月4日放弃抵抗,德军攻占塞瓦斯托波尔。这次作战,共俘虏苏军9万人,缴获火炮460门。

为了感谢你在克里米亚境内的奇功,我现在升你为元帅,并对于所有参加克里米亚战役的人员颁发一种纪念臂章。我代表全国人民对于你所指挥的部队的英勇成就表示极大的敬意。

随着塞瓦斯托波尔的陷落,整个克里米亚战役宣告结束。曼施坦因获得了梦寐以求的元帅节仗,而希特勒更对此欣喜若狂,认为攻占克里米亚具有重大的战略和政治意义。德国占领克里米亚,可对土耳其施加更大的压力,并把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牢牢地捆绑在其侵略的战车之上,更何况克里米亚还掩护着德军的巴尔干战略翼侧,同时也是黑海西岸的德军重要海上交通线,希特勒的“好心情”是可想而知的。

曼施泰因在塞瓦斯托波尔的胜利是一项非凡的成就,因为这里地形险峻、守军顽强、双方地面部队势均力敌。这次胜利激发了“元首”的想象力。他放弃了早先想把第11集团军开入库班的打算,决定让曼施坦因率领其胜利之师去征服列宁格勒。然而,很少有人意识到,此时德军的得意与苏军的失意都只是暂时的,仅仅1年多以后,另一场更大规模的战役又在这里拉开了序幕,然而攻守双方却已经易位,战役的结局更是完全不同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